© 2005-2018 他咧着嘴嘴角长在上帝花园中的山谷。一颗苹果荡入山涧口水漫漶成天边潺潺的溪流。长长的溪流托起母亲的长长的梦。梦中那长长的河畔却见,母亲光着脚丫在迷雾中彷徨。菁草是她的裙摆黏土是她的上衣,水中的星星是她的眼睛。忽而流星划过昧旦驱逐黑暗。太阳被上帝的沙漏筛成碎片。迷雾仍在金斯利烟囱中的水孩子钻进溪流,在水中中高唱清澈又凉爽,清澈又凉爽流过欢笑的水滩和做梦的池塘。凉爽又清澈凉爽又清澈无污的水,留待无污的人儿,到我这而来玩吧来洗澡吧母亲和孩子温暖的花瓣,托起涂着树脂的篮子顺着溪流飘来。微微颤动的水波,是熟睡的婴孩的胸脯阳光在微微张翕的玫瑰色鼻翅尖奔跑。母亲在岸边收留了他。生命之始他却报之以微笑。澄澈的目光从缥缈的原始空间射将过来。是飞矢冰凌,是怜悯威严我看到梵高的星空以及难逃的归宿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